Cheese in the tomb

日常慵懒。食不饱,力不足。
应该是没才美这种东西了。
我们别背马说了。

病友说我做出来的关心人的举动完全是无稽之谈,是一种无聊的举动。

“不,我什么都没有想就那么做了。”我回答。

【说不定你从小就被灌输了这种想法啊,思想被束缚住了——真可悲】

“嗯。”我看着她,木讷地应声。

但是我,并没有多么多的脑回路。

我只知道我在做我自己。

会下意识地关心谁,仅此而已。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