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ese in the tomb

日常慵懒。食不饱,力不足。
应该是没才美这种东西了。
我们别背马说了。

【杰埼】退化(三)

————————
写文的我只是个小学生文笔的渣渣及现代科技白痴。

前几章链接看楼下回复。嗯。
——————————————

     汩汩的水从水龙头里跑出来,像给蛋糕盒上的宽彩带一样掉到水槽里面,水声潺潺,扑面而来。但是水终不像彩带那样可以折叠,软趴趴地团成一群,眼看着就要溺出水槽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水槽里的水涌了出来,像小溪一样从水槽的边缘跑走了。站在水槽旁的人反应过来,迅速关了龙头,紧跟着,玄关出了关门声。
 
  “老师,我回来了。”杰诺斯的声音响了起来,伴随着塑料的挤压声。
 
  “喂,杰诺斯……为什么你会拿着那么大的一个……玩具熊?”埼玉从厨房的门那里探出头来,随便问道。
 
  “是的。”杰诺斯举起约有一米高的熊说道,“老师,你要不要玩具熊?”
 
  “可是那是谁送给你的吧?”埼玉欣慰地笑着,开了电视,坐到自己的地铺上,“有女孩子喜欢真好啊——”
 
  “老师,你也被很多人喜欢着。”杰诺斯坐到埼玉右手边靠窗的一小块地方,将玩具熊放到了角落。
 
  “滴答——”不知道哪里传来了流水的声音。
 
  “你确定吗?我这个秃子可早就已经领略到大众无聊的恶意了哦?”埼玉摆摆手,双眼仍在盯着电视,尽管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是专供老年人看的晚间档电视剧就是了。
 
  “老师……真的有很多人喜欢你。”杰诺斯的声音像块顽石砸到埼玉的耳朵上,“而且现在的老师也不是秃子了。”
 
  “杰诺斯?我就是个秃子啊?”埼玉不知所措地回答,赶忙把头转向了杰诺斯,可杰诺斯却将头转向了窗户,送给埼玉一个背影去瞧。
 
  “滴答——”水的声音还在继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连续不断,令人费解它到底从何而来。
 
  “老师,你现在,多少岁?”杰诺斯望向窗外,埼玉也跟着望,连带着咬了咬自己的唇。
 
  “二十……五……”埼玉的声音低了下去,“水龙头……我是不是忘记关了?”
 
  倏地,他们头顶的灯黑了一下,黑夜把整个房间吞下了肚,只可惜这黑暗连这房间的窗户也不放过,贪心的可怕。
 
  水声猛的大了起来,仿佛急迫的魔鬼,不知在哪里撞着,寻找可供泄洪的缺口——它早已不似滴答声那样活动了,它现在轰鸣着,导致埼玉的头嗡嗡作响。
 
  “可恶……到底怎么了?”埼玉摸了摸自己的头——却抓到了头发,以至于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下去了。
 
  “老师……你……已经不是二十五岁的老师了。”杰诺斯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来,埼玉伸出自己的右手去抓,却始终抓不到原本就在他右手边坐着的人,“你……已经……”
 
  滋滋地响声,仿佛绽开的烟花。
 
  “杰诺斯!”埼玉闻声,,四处抓,到处摸,可是他看不到任何东西,也抓不到任何东西,他不知道自己的下半身到了哪里,他甚至触碰不到所谓的地面,甚至有自己已经变成盲人的错觉,“杰诺斯!”
 
  “老师……你不是……”滋滋的声音还在,水声也伴着它奏起来快节奏的曲。

  黑暗,可能真的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吞掉——而它本身就似一大团污水,一旦把人包里面,人可能就不知道怎么活动了——他不了解别人是怎么感觉黑暗的,至少,埼玉现在抱住的是这样的一种感觉:自己可能被沉入海里了,而且还被沉进深渊里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埼玉以极快的语速自问,连字音都没吐清楚,“杰诺斯呢……还是说这是怪人干的呢……全黑了。”
 
  “啊!难道说这个是怪人的幻觉?”
 
  “居然也有这种怪人啊。”
 
  “有我还解决不掉的……真好。”
 
  “又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呢,快点办完去找真的杰诺斯吃乌冬面好了!”
 
  “老师……你……”杰诺斯的声音传来,这时,滋滋声已经不在了,水声也温顺下来,滴答滴答地传出来,随即而来的是光,刺眼的光,“也有这样的表情啊。”
 
  整个空间骤然变成一片空白。
 
  但是这所谓的空白,也不会被留存多久了。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