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ese in the tomb

日常慵懒。食不饱,力不足。
应该是没才美这种东西了。
我们别背马说了。

即便我是受过洗的神的孩子。

我还是能够听得见恶魔的低语。

他们说:班上,学校里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你。

你连卷子都没有,本来就多余。

纵使神能让我看到过去,现在,与未来。

我还是会被魔鬼附身。

他们说:你,快点去死啊。

快点去死啊,多余的东西。

所以说,现在是哪个我在说话???

喜欢玩的孩子期延伸了的我?

想要把别人都杀光的我?

还是什么?

所以我放弃思考。

放弃听奇怪的话语。

使用神给的强运。

勉勉强强地活。

或许我是幸运的。

因为我放弃了思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