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ese in the tomb

日常慵懒。食不饱,力不足。
应该是没才美这种东西了。
我们别背马说了。

【all路】水面微光(第一章)

【第一章】眠睡
 
  他的身体被困于狭小的囹圄之中,锈迹斑斑的桎梏将他的身体进一步困在了这个世界。在远方的甲板上,亦或距他不远的码头上,挤满了衣装华丽的人,像见证所谓的伟大的东西诞生似的,如饥似渴地看着他的身体。他们时不时的举起几只抓紧着相机的手,叫喊着,喧嚣着,但是这不妨碍笼中的他蜷成一团继续沉睡。
 
  你没有猜错,这个世界上最为险恶的罪人已然落网,成为了阶下囚,困于此地,他仍有囚衣的身体被人尽情观赏,但是观赏者是不可餍足的对象,面对他永远不会醒来的身体,肆无忌惮地拍照,向世界展示自己来着一趟所带的收获,又或者说可以做个纪念。
 
  是的,你还是没有猜错。
 
  这个罪犯已经死了。
 
  尽管如此人们还是不愿意就此放过他。
 
  仍要实验看看,是否大海会接纳他。
 
  日上三竿,随着人们的影子无限地缩短,有人一声令下,那原先并没有被什么人注意到的牵着牢笼的锁链刷的放下,带牢笼窜入海水之中。
 
  人们在不沾水的地方欢呼,因为大海惩戒了恶人。他们听不懂有些人在这个时候的奔跑声是为了什么,也不清楚为什么有人在这时要摆出拔刀的架势,还不明白是什么人在这欢笑中哭泣,更不可思索怎么有人会跟着跳入海中。
 
那些人在他们的眼里是十足的小丑,兴许如此。
 
  波光粼粼的海面,即便是在海里,也能被人所察觉。
 
  请问,一个生物死后,是否灵魂会马上离开身体?又或者,很可能任何生物都是没有灵魂的?
 
  这些问题抛给死者貌似不管用。
 
  只是有一个传说:人如果被完整地以完整尸体的形式海葬后得以吐出气泡,便可以在那些气泡破之前,灵魂滞留人间。
 
  他在海里,不知为何在那一片属于自己的小立方体中吐出来了气泡。他的灵魂能深切地感受到那不知道应该被形容成是什么颜色才好的海面上的光,他的灵魂不愿就此离去。
 
  岸上的人的声音他也听的那样真切,真切到他不想葬身大海,他的灵魂不想接受这海葬的结局。
 
  他的身体的身边的泡泡破灭了——他的灵魂不见了。
 
  长久的,单一的颜色陪伴了他。
 
  据说灵魂是没有感知能力的——所以他也说不清这是什么颜色了,不过之后他又被其他的颜色包裹,似蚕一样缩于这个颜色之中。
 
  有人在叫他。
 
  有人在呼唤他。
 
  嘈杂的声音忽然刺进了他在的静的可怕的地方,那是只属于电流的声音,一旦人们留心地踏入电的世界就可以清晰听到的嗡鸣。
 
  “路飞?”熟悉的声音。
 
  “他醒了。”还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