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ese in the tomb

日常慵懒。食不饱,力不足。
应该是没才美这种东西了。
我们别背马说了。

活到一定程度,人就会适应自己所谓的常态了。

如果你觉得这个世界没有希望,那就让这个想法被自己抛弃吧。

人活着,手,脚,都只有两只。

能爱的,抱住的东西也就一两件。

我们能做的只是不断地习惯抛弃自己讨厌的东西。

至少我清楚我是这样活着的。

想死的想法经常有——但是我可以依靠跳跃将它付诸于疼痛和刺激。

又或者画画——我会刻意画一些不是很黑暗的东西,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自己的迷茫。

又或者写写文——不过我知道自己写的不怎么样,别人在看我的文的时候也不会给我评价,看别人的文的时候会留一堆的话,我对此也很无奈,很讨厌,很烦恼,但是我就是写的不好,所以别人对我的冷淡理所当然,别人不喜欢我也理所当然。

我什么都不会干,依靠自己逼迫自己写卷子刷卷子,虽然有分数,但是没有太多的朋友。

我很想要朋友。但是朋友也分三六九等——人是有很多种的。

酒肉朋友很多。

谈笑之人很多。

但是能容纳的了我那条伤痕累累的手臂的有几个呢。

能容忍的了我的真实心境的有几个呢。

我不知道,不是数不过来,是真的不知道。

我对人没有信任感,只是不断被扔,被抛弃而已。

不然呢。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