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ese in the tomb

日常慵懒。食不饱,力不足。
应该是没才美这种东西了。
我们别背马说了。

日常5

新与旧如同每日我惊醒时蜷缩在窄床角落的两只有线耳机,它们终究要像乱线圈一样卷成一团,等着我拿麻痹的双手去随心解开。


心结这种东西,大概也是要随心之时才能解开的吧。


求一片森林


今天,我想求

给我一片森林

那里没有长河般的电话线

没有生灵将自己的身体

碰上坚不可摧的墙壁

变得粉身碎骨

鲜血淋漓

那里没有

如少女般多姿多彩的霓虹灯

去靠近我,触碰我

钻进我那双漆黑无比的双瞳

我可以

在巨大的浮于土地的树根旁

选出永远没有标准答案的路

我这般在森林中漫步

渐渐成了人最原始的样


今天,我还想求

给我一片森林

那里没有会交错在天上的线网

没有生灵会一不小心

便将自己的身躯

投掷在电的家门前

那里亦不会让人

连躺下都觉得坚硬

我可以在夜晚独自栖息于树下

举起双手

抓向天上数不尽的星

我逐渐在森林中落地

以树为枕

以叶为衣


我在永远的梦中

求一片森林

那里弥漫的气体充满叶香

我甘愿在这永远的梦里

潜入土的海洋

侧卧在动物的舌尖上

夜沉了,沉到地面上

无声无息

它铺了森林中青色的路

点了萤火虫的光


给我一片森林

求您,给我一片森林

将我投入会泥泞的土地


日常2

【如果我看见有人说他要跳楼,我肯定呆在楼下喊你怎么还不跳。因为他肯定怂,不会跳下去的。】走路的时候我的朋友这样说道。


『嗯。』我闷闷地应了一声,觉得下一秒我站在高楼的边缘眺望远方就会被众人推下去。


我认为她并没有理解我到底是什么状况,永远理解不了我,就和人不会对盘子里的肉做出惋惜和理解是一样的,况且我还是一块烂肉,发霉长斑的那种,人更不可能理会。


想吐,四肢发麻。

好无聊啊。

舍友失眠却不知道安安静静地呆着,一直上蹿下跳。

每天晚上睡的都不舒服。

好无聊。

心脏时不时疼。

好无聊。


正常人就是所谓的你不开心随便在空间说说就有人保护了


不正常的人就算再怎么难受也不敢在现实说


因为我害怕别人杀了我。


记录2

崩坏


  我崩坏了,像是被蝶冲破的蛹一样,永远没有原状了

  我在接近死亡的时候会笑

  希望所有伤害我的人都可以被我解剖

  希望那些伤害我的人可以死掉

  我喜欢看别人死亡

  大概是这样

  因为真的会好好对待我的一个都没有


orz。。火烈鸟是保护动物不能吃啊
东非的盐湖上火烈鸟正在飞……
飞……
我想吃一整只烤鸡。

我果然还是不能嗝屁的……
家里人太废物了。
搞出来一堆火灾啧啧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