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ese in the tomb

日常慵懒。食不饱,力不足。
应该是没才美这种东西了。
我们别背马说了。

日常14

我们生活在一个精神极度匮乏的时代


否定学习


否定艺术


否定文学


否定个性


否定思考


我们这一代自以为是的智者否定了一切的精神文化


却不知就连自己穿的衣服都是精神文化的产品


丝线不仅仅是白色的——

它可以被染成彩色。

所以你要怎么处理自己手中的丝线由你自己决定。

毕竟命运的三女神——也只是纺线工而已——你的纺线工。

人生来就有一种高傲。

高傲于自己比其他生物要更加的高等。

在跌倒时会放声大哭,也会选择奋起。

啊,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是何种事物呢?

也因为自身的高傲而受着伤吧……?

自认为自己的选择比任何人都正确而选择伤害别人。

到头来,互相伤害。

在互相地缝补伤口时哭出来。

人,好可怜啊。

好可悲啊。

生而为人……真对不起。

因为我们无法和普通的动物一样纯粹——譬如犬类,仅仅因为人类的一口赏食便会感恩。

不,即便是动物,他们也会反咬人类一口,在那时给别人留下伤。

啊啊……

或许活着的动物所抱有的高傲,会永远伤害别的存活者吧?

啊……即便如此我还是认为我作为一个人,活着,很对不起别人。

因为活着就要伤害别人,无论身体,还是心灵。

所以这样的我,不死,就只能孤独一生了。

我讨厌吵架——任性地说。

可是完全的快乐会变成最糟糕的虚假。

啊啊……停止思考吧。

【我睡着了不愿醒来,请当我是在做美梦,里面有我喜爱的安稳。】

啊,为“生”而哭泣。

为“终”而奏乐。

生而为人,带有高傲。

还活着一天,就要继续走,不能停下脚步。

在沙漠里寻找绿洲。

我们都是园丁,往专属于自己的花盆里播种,浇水,等待一粒种子发芽,长出花苞。

有人看到它可能会一脸不愉快地踢倒它认为它挡了自己的路,也可能连根拔起它,让它枯死在地上。

至于是再种一株花还是选择挥拳揍那个心情不好的人就看你怎么想的了。

毕竟种花的人辛苦,踢倒花的人也辛苦。

说不定已经有谁把他的花蹂躏在地了。

孤独

孤独是一味苦涩的药。

它可以医治人们如岩浆一般不易冷却的浮躁之心。

也可以让人们长此以往地体会到孤独的可怕。

继而让人陪在自己应该陪的人身边。

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知识理应是让人开心的东西

我的老师是心理学的专家,担任学校的政治科组长以及心理辅导员一职,拥有心理学方面的执照,也是市里面心理协会的主力。

其次,她也拥有律师执照(她最开始学的是法学)。

上课的时候,老师讲过犯罪心理学。

偶尔,政治课会被她丰富的却又简短的几句话变成心理课。

老师教会了我:心理学是应该让人幸福的学科。

不,不应该说教会我,应该说是——让我再次明白。

对于我来说,知识就是可以让人幸福的东西。

譬如数学——有时候我可以里面发现心形的函数,又可以发现大白的脸(椭圆及它的两个焦点),也可以发现证明题和拼魔方一样——很好玩(当然,估计很多人并不是很喜欢数学就是了)。

还有英语——学会了说不定可以和更多的人交流,让别人理解自己。

语文——可以让人看到好看的东西并且学着去欣赏什么——在我的心里它和美术其实是站在同一地位的。

啊,多说无益,一言蔽之,知识是会让人开心的东西。

但是我相信,凭借中国大多数的教育原则,很多教师也好,家长也罢,都是疯了似的追捧学生的高分的。

知识让人开心了——但一到拼分的时候,大概就会让人失望了。

渐渐的,因为机缘巧合,各种因素叠加,人会丧失对学习的兴趣。

可是它本来是一种会让人幸福的东西啊。既然如此,被逼的累了,便好好休息吧——毕竟不能让它变成“不幸”啊。

至于现实中人们宣传的学说,有自我意识的人,把它们无视就可以了。

应试教育——即过度在意分数的一方——和素质教育的争辩已久。

可是它们只是可以看成是两种教育手段,实则都是为了知识的传承。

那么,每个人拥有自己的心,再选择努力就好,最后让自己所拥有的知识变成让自己幸福别人也幸福的东西就好——殊途同归矣。

多开心开心嘛。

距离高考还有98天。

即便如此——还是不能忘记作乐啊。

高三的大家,加油啦。

嘘,熄灯了

嘘。
别抱怨。
别怕疼。
因为那份愤怒和悲伤全是你需要的力量。
我也很害怕,害怕自说自话的家长。
我不想成长为那种人
他们听不进去别人说的话
他们肆意地夺走我本应拥有的生活
现在又想补偿我
自私自利的家伙们


安静了
另一个我
别不安
你可能没有未来
但今天还是继续赖皮地活着吧
你忘了吗
你小时候就经常在玩游戏的时候耍赖——
因为别人作弊了所以你在发现别人作弊后就耍赖
和别人吵起来
别人认为你有毛病
所以不会和你玩
考试作弊的人想让你帮着作弊
但是你拒绝了
别人还是认为你有毛病
你变成了欺凌对象

有时候我期望没有网络

所以我现在要摔了手机

对,摔毁它

如果它让我变得脆弱就摔毁它

我不想把我变得脆弱

我只想和个橡皮糖一样伸缩自如

不会被别人压垮

也不会哭泣

还不会因为别人给予自己压力而不能变回去

所谓的活着——

不就是唯独自己在泥浆里打滚吗。

谁不是这样呢。

比起名牌衣服我更喜欢普普通通的校服。

比起哭,我还是喜欢笑。

比起报复谁我还是想去爱别人。

比起死亡我还是觉得有比死更重要的人和物。

2018.2.12

虽然我现在没什么情感,不过我的情感可能会因为我的努力而增加一点点吧?

今天又遇到了很多麻烦。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神经质,我觉得我所住的单元楼死了人。

我打算观察两天,再观察两天,如果异常在继续的话我会报警。

再来,今天我去拜访了一家人,不,应该说一对老人。

其中,女性,那位老妇人,有被害妄想症,所以一直在楼下说脏话――当然,因为她说话地方口音过于严重,所以我听不懂她在骂什么。

我十分庆幸自己是个貌似有精神病的家伙――虽然我没有看过医生吧――所以我可以接受在别人看来怪异的人。

我觉得如果是年轻个两三年的我可能会由于情感充足而充满愤怒,接着――选择去打人。

不过现在的我庆幸自己那些已经消失的差不多的情感,――它们让我比任何人都容易淡定。

福祸相依吧。

我成功一半地让那名老妇人没有再说脏话,至少,今晚是这样。

毕竟我选择去她家玩了,而不是冲动地打人。

再来我庆幸自己有足够的力量,以至于我不会当被揍的那个……当然我控制不好打人的力道,前几天上学的时候还被说教。

嘛,有时候就是要不要脸地做事情(我在我的邻居家――那个老妇人家――开茶话会――茶话会大概就是吃东西闲聊的事情吧,大概,我不知道)。

好累啊。

人,好可怜啊。

做人,好难啊。

啊啊……我没有把我讨厌的牛肉送出去。

真是失败。

都说了我喜欢土豆,番茄,白菜,豆腐和粉条了……

我发现自己和自己家里人最大的不同在于我行动起来的时候几乎很少想什么东西――除去所谓的难为情,真的什么都不想。

我只知道我应该行动了。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