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ese in the tomb

日常慵懒。食不饱,力不足。
应该是没才美这种东西了。
我们别背马说了。

【人物分析】Rick


————————————
在看了动画(三季全部)三个礼拜,几乎看了大概十次以上的前提下,我发现我还是对这个漫很上瘾。
 
所以闲的(其实是激动的)想写一点人物分析。
不过我可不会写啊哈哈哈哈哈哈估计大多数内容只是个人感官在作怪,哦,主观地作怪。
 
写完人物分析我就去写同人文了哈哈哈哈哈哈啊,不对,应该是高考完再写啊虽然把所有故事内容都想好了。

玩耍愉快。可能剧透。
—————————————
  综合上讲,《RICK AND MORTY》全剧皆在人物的性格刻画上下了很大一笔功夫,而rick在很多人眼里是个时而自私,时而关心爱护家人的外公——有时候我们会认为他的存在很矛盾,因为他总是乐意把常规的东西抛弃,但是实际上他的存在,乃至性格,思想,都在常规以内。
 
  在第一季的第十集中,rick与morty和反派的戴眼罩的morty进行了对抗。在此期间,有一段带疤的rick调出来的rick的记忆显示了特别年幼的morty的样子,关于年幼的morty,在其他地方也有涉及——比如鸟人家里挂着的那张rick抱着一个婴儿的图片。而在这些短暂的画面里,我们都可以看到rick和幼年morty极其的亲密,rick虽然经常在强调自己对其他人漠不关心,但是实际上他的心里还是装着自己的孙子和女儿。
 
  类似的可以体现他极度关心自己家人的地方还在——第一季第四集,出现模拟器时,rick对假morty说“他们把你扯了进来,所以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第一季第五集morty主导冒险险被国王强x时rick为了挽住morty的自尊心而选择将冒险进行下去,最后在将财宝送给村民并且发现国王就是那个要害morty的人时,他打开了传送门,让morty先走,自己最后一枪崩了国王(在这里我其实有脑洞qwq……觉得外公是因为不想让morty觉得自己被别人差点强x的事情被别人知道,所以他又一次打开了传送门崩了国王,而在原著中rick也没有和morty说国王的情况,而且确实是morty催rick快点走的。)

  关于beth,动画里也多次出现了rick挑拨Jerry和beth的情况,外公极其期望那个伤害了自己女儿的人可以离开这个家,而他也认为是那个人抢走了自己的宝物,在某集里他也确实是和Jerry斗嘴说过“看谁抢走谁的比较多”,可是他到底每次都没有真的杀Jerry——因为他有分寸,就算Jerry在他眼里再怎么罪大恶极,对于女儿,还有两个grandchildren来说,那个男人也是极其重要的,所以可以说——他虽然情绪化,但是在关乎家人的心的状况上,他是理性的,会忍痛割舍掉自己的私心。
 
  但是他有时候也确实是自私的——因为他抛弃了自己所在的某个宇宙,带着morty去了另一个平行宇宙,留下一堆柯南伯格怪交给原来的女儿他们处理——【但是他的自私往往是一种逃避】。
 
  他自认为自己对什么都不在意,不关心——以此来逃避一切。他对自己洗脑——认为自己不会有什么深刻的情感,因为他不乐意去面对自己的悲伤。
 
  而一旦他悲伤了——他就选择真的跨到其他世界里,又或者停在某个世界里,一直喝他的酒,借酒消愁愁更愁,以笑容来麻痹自己的伤痛——即便设定上他是全宇宙最聪明的人又怎么样?他也只是一个想要被爱的不想孤独下去的老人啊。

  在第三季第四集里面,morty朝rick喊守护者才是他的英雄时,rick沉默了,盯着morty看了几秒,紧接着马上就说自己要去喝酒了。在守护者们与morty一起过rick设的关卡时,morty说rick是在嫉妒他和守护者们呆在一起——rick又沉默了。另外,这一集里有一个细节,我不知道那个细节是否是作者有意为之——但是如果是的话,那就很有趣了。在morty躺在床上时,他的床头有两张不整齐的叠起来空白的纸,但是当他听到守护者们放的广播起床后,有一个他起床的特写——在那个特写里面,那两张空白的纸显然已经被潦草地写上了很多的字了,如果让我猜的话——我想猜,那上面全是rick对morty写的话。因为rick在动画接近结尾处,很明显没有对进入那一关设下的小隧道的morty说出来过多的话。【rick很可能是想闹完了守护者,让他们都死光之后跑路的。他和守护者们进入反派大本营里前也和morty说过让morty回飞船里拿东西——他很想把morty支开,然后走。】
 
  这让我想到了他很可能萌生某种想法——【如果我得不到喜欢的人们的喜欢的话,还不如离他们远点的好,还不如消失比较好。】这个老男人,也想成为自己的孩子的英雄,不想在自己的孩子眼里一点重要性都没有——他想要被看重,想要有一个接纳他的地方。
 
  其次,很多时候,外公rick戏弄有血缘关系的外孙morty,在我眼里其实是一种蹩脚的爱。众所周知,外公rick在各种宇宙冒险,与家人相离了多年,必然在很多地方上与我们眼里的常人不同。
 
  对于外公rick来讲,戏弄morty可能是一种正常的发泄性行为——比如对Jerry的不满,又可能是一种他想在外孙面前表现自己的行为——毕竟我们很清楚,有些人不是很能表达自己,但是他们又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力,所以会顽皮地做一些让人烦恼的恶作剧(《火影忍者》里的鸣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对于外公rick来说,冒险是一种刺激又开心的事情,是发现新东西的机会。
 
  而对很多人来说,他们很容易把自己认为很好的东西加在别人身上。
 
  rick,其实很大程度上,在笔者看来,可能是因为自己觉得冒险是一件开心的事情——所以想让morty和自己一起冒险。或许他认为这是一件培养伙伴的旅途,或许他认为这是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男子汉的旅途——不过这只能做猜测,我们不可得知。
 
  不过正是因为这个孤寡老人很少用语言表露自己的想法,我们才能通过他的动作,表情去推测更多的东西吧。
 
嘛www外公是一个很容易闹别扭的人呢hhh
 
  以上——吐槽(?)完毕。玩耍愉快哦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你说没有summer?啊——因为我懒啊。

不会画画。卡点等2:30写数学。

【all路】水面微光(第一章)

【第一章】眠睡
 
  他的身体被困于狭小的囹圄之中,锈迹斑斑的桎梏将他的身体进一步困在了这个世界。在远方的甲板上,亦或距他不远的码头上,挤满了衣装华丽的人,像见证所谓的伟大的东西诞生似的,如饥似渴地看着他的身体。他们时不时的举起几只抓紧着相机的手,叫喊着,喧嚣着,但是这不妨碍笼中的他蜷成一团继续沉睡。
 
  你没有猜错,这个世界上最为险恶的罪人已然落网,成为了阶下囚,困于此地,他仍有囚衣的身体被人尽情观赏,但是观赏者是不可餍足的对象,面对他永远不会醒来的身体,肆无忌惮地拍照,向世界展示自己来着一趟所带的收获,又或者说可以做个纪念。
 
  是的,你还是没有猜错。
 
  这个罪犯已经死了。
 
  尽管如此人们还是不愿意就此放过他。
 
  仍要实验看看,是否大海会接纳他。
 
  日上三竿,随着人们的影子无限地缩短,有人一声令下,那原先并没有被什么人注意到的牵着牢笼的锁链刷的放下,带牢笼窜入海水之中。
 
  人们在不沾水的地方欢呼,因为大海惩戒了恶人。他们听不懂有些人在这个时候的奔跑声是为了什么,也不清楚为什么有人在这时要摆出拔刀的架势,还不明白是什么人在这欢笑中哭泣,更不可思索怎么有人会跟着跳入海中。
 
那些人在他们的眼里是十足的小丑,兴许如此。
 
  波光粼粼的海面,即便是在海里,也能被人所察觉。
 
  请问,一个生物死后,是否灵魂会马上离开身体?又或者,很可能任何生物都是没有灵魂的?
 
  这些问题抛给死者貌似不管用。
 
  只是有一个传说:人如果被完整地以完整尸体的形式海葬后得以吐出气泡,便可以在那些气泡破之前,灵魂滞留人间。
 
  他在海里,不知为何在那一片属于自己的小立方体中吐出来了气泡。他的灵魂能深切地感受到那不知道应该被形容成是什么颜色才好的海面上的光,他的灵魂不愿就此离去。
 
  岸上的人的声音他也听的那样真切,真切到他不想葬身大海,他的灵魂不想接受这海葬的结局。
 
  他的身体的身边的泡泡破灭了——他的灵魂不见了。
 
  长久的,单一的颜色陪伴了他。
 
  据说灵魂是没有感知能力的——所以他也说不清这是什么颜色了,不过之后他又被其他的颜色包裹,似蚕一样缩于这个颜色之中。
 
  有人在叫他。
 
  有人在呼唤他。
 
  嘈杂的声音忽然刺进了他在的静的可怕的地方,那是只属于电流的声音,一旦人们留心地踏入电的世界就可以清晰听到的嗡鸣。
 
  “路飞?”熟悉的声音。
 
  “他醒了。”还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也许是意志坚定所以才会不断死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人类要把恶发掘到底。

不明白为什么人要将自己的善良隐藏。

也不明白为什么人们不先从自身开始改变。

我十分讨厌自己。

所以我会自残。

为这个还是人类的自己而伤害自己。

为了让自己铭记自己还是人类。

为了让自己铭记自己是罪人。

为了让自己铭记,自己的信仰不能随波逐流。

为了让自己铭记,人活着,不单纯是为了活着和享乐。

而是为了让自己还有他人幸福。

至少,于我来说是这样的。

这种幸福是加于饱受战火的善良的孩子身上的。

这种幸福是应该给予那些快要被饿死的人的。

这种幸福是应该给予那些遭受暴力的人的。

只要还活着一天。

就要流血。

虽然这已不是那个时代,但是我的血从来没有出过错。

他们在叫嚣。

叫嚣着,让我不要低头。

【杰埼】退化(三)

————————
写文的我只是个小学生文笔的渣渣及现代科技白痴。

前几章链接看楼下回复。嗯。
——————————————

     汩汩的水从水龙头里跑出来,像给蛋糕盒上的宽彩带一样掉到水槽里面,水声潺潺,扑面而来。但是水终不像彩带那样可以折叠,软趴趴地团成一群,眼看着就要溺出水槽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水槽里的水涌了出来,像小溪一样从水槽的边缘跑走了。站在水槽旁的人反应过来,迅速关了龙头,紧跟着,玄关出了关门声。
 
  “老师,我回来了。”杰诺斯的声音响了起来,伴随着塑料的挤压声。
 
  “喂,杰诺斯……为什么你会拿着那么大的一个……玩具熊?”埼玉从厨房的门那里探出头来,随便问道。
 
  “是的。”杰诺斯举起约有一米高的熊说道,“老师,你要不要玩具熊?”
 
  “可是那是谁送给你的吧?”埼玉欣慰地笑着,开了电视,坐到自己的地铺上,“有女孩子喜欢真好啊——”
 
  “老师,你也被很多人喜欢着。”杰诺斯坐到埼玉右手边靠窗的一小块地方,将玩具熊放到了角落。
 
  “滴答——”不知道哪里传来了流水的声音。
 
  “你确定吗?我这个秃子可早就已经领略到大众无聊的恶意了哦?”埼玉摆摆手,双眼仍在盯着电视,尽管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是专供老年人看的晚间档电视剧就是了。
 
  “老师……真的有很多人喜欢你。”杰诺斯的声音像块顽石砸到埼玉的耳朵上,“而且现在的老师也不是秃子了。”
 
  “杰诺斯?我就是个秃子啊?”埼玉不知所措地回答,赶忙把头转向了杰诺斯,可杰诺斯却将头转向了窗户,送给埼玉一个背影去瞧。
 
  “滴答——”水的声音还在继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连续不断,令人费解它到底从何而来。
 
  “老师,你现在,多少岁?”杰诺斯望向窗外,埼玉也跟着望,连带着咬了咬自己的唇。
 
  “二十……五……”埼玉的声音低了下去,“水龙头……我是不是忘记关了?”
 
  倏地,他们头顶的灯黑了一下,黑夜把整个房间吞下了肚,只可惜这黑暗连这房间的窗户也不放过,贪心的可怕。
 
  水声猛的大了起来,仿佛急迫的魔鬼,不知在哪里撞着,寻找可供泄洪的缺口——它早已不似滴答声那样活动了,它现在轰鸣着,导致埼玉的头嗡嗡作响。
 
  “可恶……到底怎么了?”埼玉摸了摸自己的头——却抓到了头发,以至于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下去了。
 
  “老师……你……已经不是二十五岁的老师了。”杰诺斯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来,埼玉伸出自己的右手去抓,却始终抓不到原本就在他右手边坐着的人,“你……已经……”
 
  滋滋地响声,仿佛绽开的烟花。
 
  “杰诺斯!”埼玉闻声,,四处抓,到处摸,可是他看不到任何东西,也抓不到任何东西,他不知道自己的下半身到了哪里,他甚至触碰不到所谓的地面,甚至有自己已经变成盲人的错觉,“杰诺斯!”
 
  “老师……你不是……”滋滋的声音还在,水声也伴着它奏起来快节奏的曲。

  黑暗,可能真的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吞掉——而它本身就似一大团污水,一旦把人包里面,人可能就不知道怎么活动了——他不了解别人是怎么感觉黑暗的,至少,埼玉现在抱住的是这样的一种感觉:自己可能被沉入海里了,而且还被沉进深渊里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埼玉以极快的语速自问,连字音都没吐清楚,“杰诺斯呢……还是说这是怪人干的呢……全黑了。”
 
  “啊!难道说这个是怪人的幻觉?”
 
  “居然也有这种怪人啊。”
 
  “有我还解决不掉的……真好。”
 
  “又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呢,快点办完去找真的杰诺斯吃乌冬面好了!”
 
  “老师……你……”杰诺斯的声音传来,这时,滋滋声已经不在了,水声也温顺下来,滴答滴答地传出来,随即而来的是光,刺眼的光,“也有这样的表情啊。”
 
  整个空间骤然变成一片空白。
 
  但是这所谓的空白,也不会被留存多久了。

人明明是在自欺欺人。

却不断书写出来真实的人生。

人不断选择性遗忘自己说过的话。

却不断许诺自行变成诈骗师。

真有趣。

《告白》(2)

我想你了。

但是你想我了吗。

瘫x
课上墨鱼。
《告白》(一)

两个不爱自己的人。

但是其中一个爱着对方。

另一个不知道爱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