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ese in the tomb

日常慵懒。食不饱,力不足。
应该是没才美这种东西了。
我们别背马说了。

我们都是园丁,往专属于自己的花盆里播种,浇水,等待一粒种子发芽,长出花苞。

有人看到它可能会一脸不愉快地踢倒它认为它挡了自己的路,也可能连根拔起它,让它枯死在地上。

至于是再种一株花还是选择挥拳揍那个心情不好的人就看你怎么想的了。

毕竟种花的人辛苦,踢倒花的人也辛苦。

说不定已经有谁把他的花蹂躏在地了。

倒计时98天:保留自己的兴趣吧

不要觉得干自己有兴趣的事情是可耻的和不必要的——例如书法,又比如绘画。

因为干此类事情,可以让人脱去僝僽的枷锁啊。

若是有人不允许呢——那就偷偷地做吧。

我记得我小学时期因为太喜欢看书不想睡觉家长不允许,所以我就打着手电筒看——啊,那时的“手电筒”,其实大多数是学校周边的小铺里随处可见的带灯的小玩意。

如果有任何人无理到要控制一个人的生活,那就偷偷地干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很简单的道理。

不过干自己喜欢的事情也要适可而止。

把握一个度吧。

知识理应是让人开心的东西

我的老师是心理学的专家,担任学校的政治科组长以及心理辅导员一职,拥有心理学方面的执照,也是市里面心理协会的主力。

其次,她也拥有律师执照(她最开始学的是法学)。

上课的时候,老师讲过犯罪心理学。

偶尔,政治课会被她丰富的却又简短的几句话变成心理课。

老师教会了我:心理学是应该让人幸福的学科。

不,不应该说教会我,应该说是——让我再次明白。

对于我来说,知识就是可以让人幸福的东西。

譬如数学——有时候我可以里面发现心形的函数,又可以发现大白的脸(椭圆及它的两个焦点),也可以发现证明题和拼魔方一样——很好玩(当然,估计很多人并不是很喜欢数学就是了)。

还有英语——学会了说不定可以和更多的人交流,让别人理解自己。

语文——可以让人看到好看的东西并且学着去欣赏什么——在我的心里它和美术其实是站在同一地位的。

啊,多说无益,一言蔽之,知识是会让人开心的东西。

但是我相信,凭借中国大多数的教育原则,很多教师也好,家长也罢,都是疯了似的追捧学生的高分的。

知识让人开心了——但一到拼分的时候,大概就会让人失望了。

渐渐的,因为机缘巧合,各种因素叠加,人会丧失对学习的兴趣。

可是它本来是一种会让人幸福的东西啊。既然如此,被逼的累了,便好好休息吧——毕竟不能让它变成“不幸”啊。

至于现实中人们宣传的学说,有自我意识的人,把它们无视就可以了。

应试教育——即过度在意分数的一方——和素质教育的争辩已久。

可是它们只是可以看成是两种教育手段,实则都是为了知识的传承。

那么,每个人拥有自己的心,再选择努力就好,最后让自己所拥有的知识变成让自己幸福别人也幸福的东西就好——殊途同归矣。

多开心开心嘛。

距离高考还有98天。

即便如此——还是不能忘记作乐啊。

高三的大家,加油啦。

你确实可以不付出行动。

但是你想让世界有什么改变时,必须付出行动。

第一个行动,貌似是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很多东西,比如态度,比如想法。

第二个行动,努力,努力去做要让自己达成目标的事情。

生前何须多睡,死后自会长眠。

当然,我的多睡指的是――你不能在健康的睡眠时间外再加睡眠时间。

【当下和后悔】

我不是那么一个会顾及前途的人。

学习好也好,学习烂也罢。

我的情商低于平均水平,智商也高不到哪里去。

我一直猜测自己既不适合画画也不适合写小说又或者其实不适合做任何事情――毕竟比我强的大有人在。

我是个历史中的小人物,指不定什么时候被所有人遗忘――等到那时,不管是物质的我还是精神层次上的我都会消逝了。

不过我只存在于现在,而不是过去或未来。

所以我现在拼搏,费了劲,不要命地学习也只是为了自己不要错过什么。

我们每个人都有太多可以错过的东西。

所以我要用我的每一个现在去少错过东西。

我其实只是一个凭喜欢在学习什么东西的人,比如理科的化学――我当初学它的时候觉得自己和炼金师一样。

而现在的我选择文科也是如此,是出于喜欢。

我的班主任和其他人的老师有相同的地方又有不同的地方,我非常的喜欢他――不知道你们是讨厌自己的老师还是喜欢呢?

说到我的班主任――我的老师责任心很重。

貌似责任心他也通过教育传递给我了。

我的老师是年级主任,所以事务繁多,每次去他办公室都可以看到他桌上摞着很多的文件。

有各个班的成绩单,也有开会的笔记。

他很忙,我是知道的。

但是他真的很温柔,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最温柔的男人――或许是因为我并没有一个温柔的父亲或者真正的哥哥存在吧。

班上的同学曾说【他已经不是大哥而是主任。】

我想了想,或许是这样――可惜我这颗愚笨的脑子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只知道老师也在努力,也很辛苦。

不知道你们的老师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我想――假如我当初没有选择现在的高中选择去了其他高中,我的人生肯定就不会有现在的老师存在了。

我的性格可能也会逐渐变得黑暗起来。

可能我会遇到更多可怕的同学――他们会拿我怎么样我自己都不清楚。

他们会怎么功利性地和我交往我自己也不清楚。

不过也可能比现在的我过的好的多――若某个我选择其他重点高中的话。

不过很可惜,以上推测都是“如果”。

我最开始是因为一个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的女生而来现在的高中的。

我并没有任何后悔――没有后悔过我来的是市第二重点而不是第一重点。

从来没有后悔过。

【呐,叔叔,你会后悔吗?】班上,有人叫着我的外号,不是很开心地问我。

我给她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不后悔。

后悔这种东西是应该留给有后悔药吃的人的吧?

可是我又没有那种药。

后悔啥?

我现在拥有的一切说不定是其他平行世界里的我所没有的东西啊――

所以我,挺满足于活在当下这个事实的。

而我,也不想因为什么而错过太多。

所以不想讲前途,未来,讲那些的话,会很容易看不到现在的一切的一切――

因为现在才是它们的地基。

而能让人不后悔的,唯有现在。